被“豪宅税”卡住的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葛明宁 记者 彭玮

2019-12-27 16: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雨恨自己心急火燎地在10月末买了深圳的房子。
按深圳市2015年施行的规定,房屋实际成交价高于普通住房价格标准,各区的标准介于200万元至490万元之间,都要按比例缴纳房屋增值税,即“豪宅税”。
11月11日,深圳市宣布废除上述价格标准,即日起施行。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11月11日下午,一些在9月至11月之间买房的人陆续看到了这一消息。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小雨看到这条消息五味杂陈。十几天前,她刚交了13万“豪宅税”,购得一套不到60平米的房子,即将安放一家四口往后10年的生活。 她是海归硕士、白领,目前在深圳打拼,她尽全力凑齐房款签下合同,好不容易尘埃落定。
“双11”新政颁布后,一些在9月至11月之间买房的深圳市民开始在深圳市政府各个官网上留言,觉得政策突然出台,让他们多花了十几万乃至几十万。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买房是“新中产”们生命中难得一掷千金的时刻,买房前,他们分分钟担心生活被跃动的房价甩下,买房后,大额现金出账,他们想要的安全感却迟迟未来,反而陷入左摇右摆的未知里。
刚需
小雨买房有些浮皮潦草,她看房甚至没亲自到场,只委托了丈夫跟着中介在小区里到处转悠,再向她汇报。她只想在租住数年的小区里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不考虑别的。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在老家待产,她实在不愿在随时可能被收回的出租屋里休产假。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小雨租房五年,曾反复在同一个小区里被“赶来赶去”。不同的房东前后三次通知她:“准备搬家吧,这房子要卖了”。
小雨的前几任房东都是从外地移居深圳的,他们卖房无非是为了置换一套面积更大的房子,有的为了迎接待产的孩子,有的为了把老人接来深圳同住。这些房东也和小雨一样,在满足住房“刚需”。
“刚需”者众。与“北上广”相比,深圳市的房屋自有率极低。根据贝壳研究院今年10月发布数据显示,深圳房屋自有率仅为23.7%。
回老家待产时,小雨都没有想买房,但到了8月,小雨的孩子已经两个月大,丈夫突然发微信告诉她,又得搬家了。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这次,房东十万火急地催促他们搬家。房东得赶紧把房子出手,回到“名下无房”的状态,才能在“限购”的深圳享受首套房3成首付的优惠。房东夫妇也有孩子,双方的父母都要接来深圳,房子得装下一家七口。
小雨只得用微信监督丈夫打包行李。全部家当装入20个箱子,等着专业的搬家公司上门来取。她丈夫重新联系中介找下一个出租的房子,一面迎接一波波想买房的人上门看房。
www.laizi.net_【官方首页】-赖子山庄小雨急躁起来,忍不住和丈夫吵:不能拖拖拉拉,不然很难在短期内租到合适房子。小雨的丈夫被逼得只好先去城中村租了一个小单间,堆放他们大包小包的东西。
租房之前,小雨还问过房东,这房子几年内会卖吗?“每个都拍着胸脯说肯定不卖,就用来租。”但历任房东都没有兑现承诺。
“干脆我也买一个房子!”过了两三天,小雨近乎赌气地作出决定。
那段时间还出了不少“深圳缺学校”的新闻:深圳流入人口较多,多个区承认义务教育资源紧缺。小雨也了解到,如果名下有房,孩子入学会更有保障。
房地产服务及投资机构世邦魏仕理4月发布的报告称,深圳首次跻身全球房价最高的前五个城市。
房价挡不住小雨咬牙买房的决心。小雨有个女同事要结婚了,男方家里掏钱买房,不肯加她的名字。女同事一生气就决定自己花钱也买一套,背着贷款结婚。她们都觉得有房子才有“底气”。
住在远郊区的菲菲也有类似的想法。她即将结婚,要买婚房。
菲菲的男朋友是东北人,开始在浙江工作,后来又去佛山。原先男朋友在浙江囤了一套婚房,后来在深圳遇到菲菲,决定把浙江的房子卖掉,在深圳安顿下来。
菲菲其实想住得离市区近一点,但男朋友坚持买在郊区,觉得同样价钱在市区只能买很小的房,未来有孩子了,没有玩耍的空间。
菲菲只想生一个孩子。大房子的另一个好处是,能把潮汕老家的母亲接过来养老。菲菲的父母感情不好,她从小觉得母亲为家庭付出太多,希望母亲晚年和自己一同生活。
正好菲菲姐姐一家在深圳郊区开了工厂。原本只是开代理公司,一步步地发展到自己生产,算是扎根下来,姐姐有三个孩子;菲菲的舅舅也住在附近。菲菲想要一大家子人住得近些,她觉得亲人们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风气
菲菲热望着家族团圆。买了房子,菲菲迫不及待地让母亲先住进去,自己先陪着丈夫在佛山上班。
菲菲喜欢深圳甚于佛山。小时候,她在关系紧张的家庭里过得很不愉快,到深圳独自租住在城中村里,反而逐渐开朗起来。
但团圆不一定非要买房。菲菲最近也有些后悔,自己刚领证,和丈夫租住在佛山的一间“小破屋”里,给远在深圳郊区的婚房交房贷。夫妇说好未来回深圳创业,但谈何容易。
“大部分人都是跟着风气走的,”菲菲说,“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买房,假如多数人都选择一辈子租房,那我们自然也不会买房。”
韦贤有朋友在排队申请深圳市的人才住房,还没有谁申请成功,倒是有朋友买到了房子。他也决定买房。
韦贤十年前大学毕业,来深圳投奔亲戚。他干过电话销售、上门推销,懵懂年轻的他刚出道时,打销售电话会紧张害怕,很腼腆。几年下来,韦贤对产品有了理解,对销售的套路慢慢熟知掌握,他的事业有了起色。
最初他住在城中村里,很快与左邻右舍交上朋友。他的邻居是出租车司机。邻居的邻居则是印刷厂的工人,工人有了爱人,才从厂里的单身宿舍搬出来与她同居。
当时深圳市的发展靠“三来一补”的代工与外贸,在当时的观念里,久居其中的人找到了一笔钱,自己开一家工厂或销售代理公司。在韦贤看来,只有经济高速增长,普通人才有机会搭上快车。
韦贤有时候很怀念那个时代,在城中村杂乱无章的建筑丛里,许多人满怀着致富的愿景。但城中村的生活条件与有物业配套的小区相差万里。
他后来与当销售认识的新朋友聊天,聊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种不顺,他们收入水平相近,偶尔也聊投资理财。朋友们都说,股票基金都有风险,房产最能保值。有的朋友主动说起自己在市中心的香蜜湖有一套房子,韦贤觉得,“很牛哇。”他有些朋友来深圳更早,在市中心有房,有的趁深圳楼市还没有限购,加杠杆入手多套房,挣得盆满钵满。
如今,韦贤已跳出城中村的圈子,他觉得自己如果要被定性为“中产”,也至少是有房之后。就在新政出台前的三天,韦贤也“上车”了(注:指买入首套住房。)。
孩子
慧云觉得自己家也就是刚够温饱。她丈夫在深圳一著名科技企业上班;她自己生了二胎后辞职了,孩子的事忙不过来。
慧云说自己买房是为了刚出生的小儿子——她也看到了“深圳缺学校”的新闻,又看到深圳市拿出最好的资源招揽中小学教师。
深圳市各区的义务教育入学都实行“积分入学”,由父母亲的状况综合打分。其中,有深圳户口加分;名下有房产的也加分。比照国内其他一线城市,深圳市的落户门槛较低,有大专学历并在缴纳社保即可落户。
于是“学位房”就变得非常关键。对于有大专学历、有工作的父母来说,没有房子,自己的娃在进入公立学校的队伍中就落后别的娃一截。
慧云熟知这些知识。她周末与朋友聚会,也总要带着孩子,她在微信群里也讨论孩子。“整个深圳都想把孩子送进公立学校”。
慧云身边有大把的白领把孩子送回老家。但慧云从没有让孩子离开过自己一天:怎么能让孩子再经历一次从农村到县城,再到大城市的跳级过程呢?
她缜密规划着孩子要上的兴趣班:英语是交际工具,也要勤于锻炼身体,她抱着遗憾舍弃了钢琴、舞蹈等其他选择。日常学习的话,大女儿现在读小学四年级,“考90分就够用了”。
但他们也只能在龙华区待着。即使深圳市政府一再表示将投入大量资源拉平各个区的义务教育水平,坊间仍有“好学校都在福田”的认识,但福田区的房价,慧云承受不起。
她觉得买房的好处是保证子女就学,读一个公立学校也相对便宜。慧云全家都靠程序员丈夫供养,丈夫收入近一半要用来偿还房贷。
夫妇俩对女儿直接这样教育——好好读书,未来可以自由择业,不会像父母一样,如果不辛苦工作,就交不上房贷。
深圳市的高考成绩在广东省内算是不错,与老家比更优越。慧云说,他们不会掉以轻心,几个孩子还要努力读书,老家肯定是不回去了。
还没孩子的时候,慧云本来计划与丈夫挣够了钱,就回老家去盖房。
预期
2019年,先是持续的“大湾区”概念,再有“前海特区”概念入场,令正在看房的人有了抓紧“上车”的想法。
不仅是概念频出,人们受价格不断攀升的刺激,肉眼所见叠加了冲动。一名受访者说,自己看见附近的一个新楼盘开盘,“价格高得离奇”,自己一激灵便赶紧签了合同。她旋即发现要是晚点买房,或能省下几十万元。
菲菲说,今年上半年深圳市陆续放出几宗住宅用地,拍卖价格很高。于是网上的购房论坛里讨论火热,觉得会抬高平均房价,“很多人就着急买房”。
房屋中介都劝着她,房价要上涨了,快些买吧。菲菲想着可能是中介冲刺业绩的话术。可是,那些中介老在朋友圈里发各种房子的照片,过段时间告知,这房已卖出去了。菲菲觉得中介也没必要这样骗人,终于真的急了。
菲菲买房还受到了央行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的影响。9月,深圳楼市开始传说,即将推出的利率市场化将推高房贷利率。
菲菲盯着的购房论坛逐渐有了购房利率要涨的论调,还有人说征信体系要改,以后有不良贷款记录的人无法享受三成首付的优惠。丈夫在浙江的房子终于卖了,菲菲得了钱,快速地购入了光明区的房子。
同一时段,小雨刚咬牙决定买房。小雨的母亲把LPR的新闻发给小雨,又议论说,网上在传这样子买房总共要多花几十万呢。
房屋中介也给小雨打来电话:“XX银行已经上调了房贷利率。你们要抓紧啊。”
休产假的小雨催着在深圳的丈夫赶紧去签合同。小雨的首付来源比较复杂:一部分是银行贷款,一部分是房屋中介代办的信用贷,最后的几万元是休产假时向家里的老人借的。
而韦贤透支了信用卡,他说自己这不算最决绝的,有的人去借了网贷。虽然韦贤自称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但他不愿意开口借钱。
过山车
11月,深圳的二套房房贷利率先涨后跌,与菲菲她们设想得完全不同。
之前到处风传二套房贷款利率要调,还有深圳征信系统要影响贷款等等的说法;倒是从没有房屋增值税政策将要调整的传言。
去看房时,房屋中介曾告诉小雨,在龙岗区超过280万元的房子都是“非普通住房”,要缴纳增值税,小雨也就答应下来。
“双十一”那天下午,小雨的丈夫转给小雨一则消息:豪宅税即日起取消。小雨一口气给丈夫回复了一大段信息:“首先,这肯定是假消息;其次,即便是真的,你发我看干什么呢?我们税都已经交了,你这不是给我添堵吗?”
确认这一消息后,小雨便是持续的坏心情。小雨埋怨丈夫一个人在深圳,通过房屋中介借的信用贷有些贵了,多花了几万块钱的手续费;要是无需缴纳豪宅税,原来可以少一点负债,算下来明年每个月能减少大约一万元的还贷压力。
与小雨不同,菲菲看到这则消息,先是感到恐慌。她憋了好几天才把买房亏了的事告诉丈夫,很怕丈夫指责她。
同一时间,韦贤本要去见客户的。当日下午,先是微博上有风吹草动,民间楼市评论员开始传播这一消息;韦贤看到,也觉得肯定是假的。后来正规媒体纷纷发了确认。
韦贤生了一下午的闷气。他不愿意离开办公室。担任互联网销售的他靠“谈判能力”生活,这件事发生后的两周他都有点迟钝。
11月初的慧云正在为新房子到处见装修队。货比三家,她见了好几个工头。慧云强调,简单地装修一下就好,要紧的是用环保材料,不要有刺激到孩子的气味。看到“豪宅税”取消的新闻,慧云取消了下午的约会。
生活总要继续。即便买房买在了价格高点上,购房客仍要忙装修。
接着,菲菲、小雨、韦贤与慧云在购房论坛和各种微博评论里互相认识了,他们约定去政府网站上留言,觉得这样做或许能获得部分的退税。
房屋中介则“安慰”小雨说,“豪宅税”政策调整最终会传导到二套房的房价,二手房价有望进一步提升,同时一手房的价格仍然受到严格调控;“到时候你们可以把房子卖掉,再换一套新住宅”。 但小雨觉得买房的过程精疲力尽,因此换房毫不现实。
12月4日,贝壳研究院发布重点城市二手房报告指出,受到“双11”新政刺激影响,深圳11月二手房价格为6.45万元/平方米,环比上升5.2%——涨幅基本覆盖了免除豪宅税给买方带来的优惠。
但房子到名下了,就要住下,“刚需”党没胆量立即换房,挣取差价。
不过,未来可能还要争取换房的。小雨的产假就要结束了。她让母亲一起到深圳来,孩子需要照顾。其实小雨的父母亲不大愿意来深圳,他们在老家过得很安乐,小雨有好多的长辈都在老家,她还没想好怎么给老人们养老。韦贤也说,两个卧室的房子,以后把老人接到深圳来,怕不够用。
慧云的新房有三个卧室,另外在大门边上有一个小的隔间,暂时当做婴儿房。等到男孩子长大了。一家六口怎么住仍是问题。慧云的丈夫很拼命地工作,经常后半夜回来。
“豁达得靠运动!”最近,在某个健身房里,韦贤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又开始努力拜访客户了。
菲菲的大房子位于深圳的远郊区,足有四个卧室。她雀跃地期盼婚纱、婚宴与未来的孩子,想在婚房里住一生一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黄芳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产买房,买房,深圳,豪宅税,中产

相关推荐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